虐寂

沉迷一松无法自拔

他――
好可爱啊――

同桌是个蠢东西,你有我有大家有3

同桌是个蠢东西,你有我有大家有3
ooc到大西洋。
今天你跑步了吗?

测跑步了。
恩,秦越人可以说是体弱多病,不需要跑步。
可李太白不一样呀啊【笑】
...
秦越人小时候身体其实挺好的,后来不知怎的身子骨差了不少,常吃药。不算是天天请假吧,小毛病不至于太大动静。
秦越人自己的话:这种感觉都习惯了,忍忍就好了。
李太白听了心里倒不是滋味,感觉这人太不重视自己的身体了。越人听李白这么说笑出了声,自己都不在意,他跟着瞎担心。
要跑步了,李太白体育不差,到没多紧张。秦越人不需要跑,站在跑道旁看着。
老师一声令下,跑步也算是开始了。
...
只见老师一声令下,同学们犹如离弦的箭一样冲出了起跑线。
...
我小学作文可是被老师夸过的。
...
其实跑道吧它也没多宽,刚开始跑大家挤在一起挺憋屈的。李白也不抢,刚开始先慢悠悠跟着,却又不脱离“大部队”,人之间的缝隙隔开了才一个个超过去。
然后他和韩重言就撞上了。
...
平时俩人就不和,有人说他们之前就认识,补课班也好兴趣班也罢,撞一起就看对面不顺眼,比这谁更好。
秦越人看见了两个人一前一后跑,知道有趣了。旁边喊了句:辣鸡白你要是跑过了韩重言你暑假作业我都给你包了。
其实李太白知道自己不管怎样那人都会给自己抄作业。
没办法,他同桌可好了。
......
双休日两个人约了个点上分。
李太白有事,下午玩不了,只能上午一起。
可偏偏秦越人是个熬夜的主。
怎么办?如果越人直接睡到下午了呢?
李太白想了想说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催你睡觉算了。
秦越人也没想,觉得不可能,把号给他了。
晚上大概十一点,秦越人还在某站上刷视频,被突如其来的电话吓了一跳。
看看号码,未知电话,不认识。接通了礼貌性说一句你好,对面熟悉的声音也传来了。
“早点休息。”
是李太白。
秦越人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真的做了。
“恩。”
喉咙里发出声简单的音,便挂了电话。
手机“嗡”了两声,那人又发了短信,还是相同的内容。

“该死的,这人怎么突然这么暖了。”

秦越人握了握手机,没回。

同桌是个蠢东西,你有我有大家有2

我不听,就是白鹊。
ooc到大西洋。
大西洋委屈极了。

食堂――多么沉重的词汇。
下课铃一响,饥饿的人不禁放下了书本迈着疲惫的步伐走向它。
食堂阿姨的套路,一次又一次的手抖已经见怪不怪,坦然接受这个事实。为什么番茄炒鸡蛋里没有鸡蛋呢?一目了然。
......
扯了个蛋,嗝。
......
下课铃响了,终于熬到了午休。
李太白趴在桌子上看还在奋笔疾书的秦越人。
“小越人你不饿吗,咱俩再不去就没饭了。”
秦越人抬抬头,看了眼头顶的风扇:“我这个月的生活费到了,今天去学校对面的面馆吃,食堂的腻了。”
“哇靠那我怎么办这个时候食堂的饭还有救吗?!”
“和我一起?这把我请。”
“走走走!题一会儿回来再写!我大概快饿死了。”
“你还真是不含糊。”秦越人皱了皱眉看了眼卷子就差一到题了,虽然有些难解但并不想放弃它。摸了摸校服兜,摸到东西了。
“子休给的糖,你先吃着,等我一下。”
“嘛,不急不急慢慢来,反正最后收益的是我。”李太白倒是不客气,拿到手就打开了包装,直接吃了。
“恩......果味的,我不太喜欢苹果。”李太白站起来抻了抻筋骨,坐了一上午觉得特累。
“那不是葡萄吗。”
“我就说说而已,别较真嘛。”
......
李太白在秦越人的怒视下拽着他进了另一家西餐店点了近两百块钱的吃的。
“很好,以后别找我要作业。”秦越人说。
......
子休,姓周。秦越人小学就认识的同学,两个人好巧不巧初中就在隔壁,兜兜转一圈,高中又是一个班。
缘?存在的。
......
高考了,高二的两个人也放了假。
嘛,问为啥?占考场呗。
李太白问秦越人快高三了,毕业会不会想他。
玩家【秦越人】受到暴击。
这人突然抒情怎么感觉有点不适应???
“想你个皮皮虾,又不是联系不到了。”
“哎――以后的作业没着落了。”
“我的40米大刀早已饥渴难耐。”

同桌是个蠢东西,你有我有大家有1

莫名其妙的段子大概。
ooc到大西洋,耶。
我不管,就是白鹊,略略略。

“李太白你看到我笔了吗?”
“没,是不是掉了?你顺便帮我捡一下尺子呗。”
“你手里的是什么。”
“笔啊!......woc我不是故意的。”
秦越人瞅了他一眼觉得智商都被侮辱了。
“东西自己捡去,我写中午发的数学卷。”
“哎写完借我抄抄啊!”李太白看人要写题了,说完话也消停下来,该做什么做什么。
“废话呢,哪次没给你。”少年忍不住翻了翻眼,觉得人是越活越回旋了,这话听了无数次,对方也没腻。
...

秦越人和李太白是同桌,高中同学,其实初中也是一个学校的,不过隔了两个班。

...
晚自习的时候是可以放松一下的,只要别闹太大动静就好,他们老师这个时候都不在。
“哎,越人。”李太白用胳膊碰了碰快睡着的人,自己也忍不住打个哈欠。
“咋,老师回来了?”秦越人从半梦半醒中挣脱出来,看了眼门口也没人,觉得莫名其妙。
“咱俩唠唠嗑呗,我快无聊死了。”李太白扣扣桌角,题做的人心烦意乱。
“你手机呢?摆设吗。”
“我忘给充电宝充好电了,手机快没电了。”
“哎呦妈呀可蠢死吧你啥都能忘。”不止一次想这人脑子是不是在把妹上用光了,智商都负了。
“你不带了吗借我一下?”
“呸,我自己都不够用。”
“你们两个,小点声。”坐在后面的诸葛亮忍不住发声,两个人吵到他看书了。
“呦呵,吵到你看小黄书了咋的?我俩注意。”李太白回头扯了贱笑,赶紧坐稳了。
果然,后面人踹了自己凳子。

我知道我ooc,可我脸大啊/理直气壮

突然想写写小孩子

幼体
ooc
白鹊注意
大概是四五六岁的小屁孩的事/喂
“呐呐,这是今天老师奖励的糖果哦!”棕发的男孩摊开手露出一块蓝色包装纸的水果糖,有些得意的凑近了自己的同桌,仿佛身上背负了多么光荣的事。
“小白好厉害!老师今天还当众夸你了耶。”在孩子眼中被老师夸是什么样的呢?大概就像是战士凯旋而归一样,虽然他们并不知道战士胜利的感情比他们高出几个层次 。
“小白是什么嘛好像叫小狗一样!”
“可是小鹊儿也很奇怪啊!”
“哪里奇怪了,明明超――可爱!”
“感觉是在叫女孩子一样!”
“才没有呢!小鹊儿虽然可爱但不是女孩子哦!”棕发的男孩一本正经的握紧了小拳头,又好像想到了什么抓住了小同桌的手。
“嘿嘿,我把糖给你,你不要生我气好不好?”小家伙把糖塞进人手里,有些讨好的笑着。
“不是的...!我没生气,只是在反驳小白的话啊?”小扁鹊有些迷茫的眨眨眼睛感觉那里怪怪的又说不上来,想要证明自己没有生气甚至忽略了糖果。
“哎呀你快尝尝甜不甜嘛说什么没用的呢!不吃的话我就给妲己妹妹啦!”
“不吃白不吃,不许后悔哦。”
...
“甜不甜啊啥味的?”
“酸甜的,蓝莓味儿,感觉还行。”
“那我尝尝啊。”
小李白开完笑似的用手在对方唇上点了点,舔了舔手指。
“//////哎????你你你干啥呢你!”小扁鹊吓得差点没蹦起来,桌子都撞响了,觉得膝盖有点疼。
“吃糖啊?”一个淡淡的笑挂在脸完全不在乎对方的反应有多激动。
“是挺好吃的,甜甜的,感觉不是很酸。”
“那下次你自己留着呗,给我干啥啊。”小扁鹊揉了揉膝盖当啥事都发生一样,不想被眼前的小坏蛋知道自己刚刚出糗。 

    我的糖只给喜欢的人哦。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我只想赞美这个人●━●
顺便小可爱们扩列吗我超蠢
吃白鹊w

给自己下套 ,有兴趣大概会填上吧。。我只会段子啊●━●

大二注意?看起来好像没啥cp向。随手段子不知道有啥后续反正坑着吧(脸呢)
其实是在群里倒数字输了被罚的段子后来改了一下臭不要脸的发了hhhh这种事我可不瞎说。(已经说了。)